##EasyReadMore##

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黑白視野下的觸動 - 不能沒有你 觀後感

「黑白的世界裡,看見的會是什麼的感覺?
用黑白紀錄下的故事裡,
寫實的呈現真實赤裸之後的單純情感」




太久沒有在部落格提筆寫東西,沒想到過這麼久起筆要寫的不是欠了很久的測試文,而是昨天有機會去看「不能沒有你」試片會後的觀後感,其實也有一陣子沒有到電影院裡面去看國片,大概還停留在沉睡的青春、最遙遠的距離那時候了吧

黑白。
影片從片頭到片尾,用了黑白來拍攝紀錄的這段故事,在市場充斥太多色彩絢爛的電影裡面,戴導選擇用黑白來呈現,他大概說:「彩色有時候太過真實,而黑白反而只能看見一種層次,是一種不會直接刺傷你的層次,就像太多的戰爭照片,選擇用黑白來呈現,就是不會讓你直接看見那樣赤裸的真實與血腥,深深地刺傷你;而影片,用黑白反而保留了一種距離,是一種帶點舒服的距離,如同很多電影是想拍給某些人看,是一種感同身受,但真實的色彩反而是在帶他們回到那樣想要逃離的世界,卻又再度的提醒著他們,用黑白反而給了一種舒服的距離。」在黑白的世界裡面,可以看見一種只有層次的色階,沒有任何色彩,卻有一種單純的韻味存在,那是一種記憶也是一種緬懷的感覺,染上了彩色之後反而失去了一種獨特原有的簡單,片中的天空、海港、大樓,都該呈現那樣的藍,但用了黑白來呈現,看見了總被大家忽略掉的一面,反而有點像是故事裡面在體制下被迫趨於現實的小人物。

單純。
沒有太多對話語言交談,父女之間的情感卻顯得無比的深刻,在車後女兒緊緊摟著爸爸的畫面,沒有太多的應答,突顯兩者間不可被拉扯開的情。現實社會的風格之下,總希望將自己的愛完全的表達,那是一種愛,但有時候沉默無需太多言語的表達,只要一些小動作,反而是一種單純,在這樣沒有太多複雜表現下,卻是一種真摯的單純。

現實。
我們都一樣,生活在這個世代、這個社會,我們都處於一個現實的時代之中,沒有誰和誰能夠完全的不去面對現實,但現實有時卻是如此的殘忍與真實,赤裸裸的將我們大肆一覽無遺,就像片中爸爸拿著抗議的牌子與水果走在靠近總統府的博愛特區,也許沒有太多的企圖,卻這麼殘酷的被如同非法民眾般被帶往訊問,每一樣物品都被檢查過,那樣赤裸的感受,是這一種現實社會中的殘酷,我們在這樣的現實下,能有的迴避僅存多少?

體制。
影片最重要的核心,在父女之間不願面對分離的狀況,只是他們卻也無能為力去抵抗這樣的體制,在爸爸奔波台北回到高雄,仍舊無能為力改變什麼,回到住處的時候那樣的沉默,是一種無奈也是一種心酸吧,在這樣制式的體制下面,卻成了一種悲歌。

病態。
群體中,沒有完全的美好,媒體帶來了人人都可以接受的資訊與新知,是那麼樣的快速與便捷,隨時都可以從媒體之中接收一切動態,但在媒體操控之下,這樣傳遞出來的究竟是好是壞?該怎麼樣去取捨,沒有人有一定的標準,那樣的一把尺在自己的意識下決定著;媒體時代,偶而成了一種病態的時代,傳遞出來的訊息,總有意無意的在某些時刻被操弄著扭曲著,像是爸爸帶著女兒,在試過太多途徑卻無從抒發要面對分離的那種心酸無奈,而走上跳天橋一途的時候,被媒體操弄下,卻成了挾持民眾的男子,這樣刻意的誇張與不真實,成了一種媒體之中的病態,接受者蓋上了一層被蒙蔽的視野去看待這些事件

情感。
影片內沒有太多複雜的情感,父女之間不需太多言語的表達,卻緊緊的拉繫著彼此不願分離開的感情。
爸爸以及朋友之間的的友誼,雖然嘴巴上說著不願意再幫忙了,但還是願意去替武雄做這一份努力,因為看著自己的朋友這樣為尋找女兒的蹤跡奔波,隱藏著一種不忍,在醫院見面的那場戲,更隱約傳遞無可抹煞的友情。
爸爸對女兒的父女情,更是在不斷尋覓女兒蹤跡的片段中,那惆悵跟期待能與女兒趕快見面的思緒,更是強烈傳達對女兒的愛,而在聽到社會局跟他講著女兒的現況,一直講著女兒很乖、很靜的話語,著實跟與女兒分開後,女兒卻一句話也不說產生對比。
最後一幕,女兒站在堤防上等待爸爸,停留在兩人在堤防上相會,女兒背對著看著爸爸,雖然看不見女兒的表情,爸爸的表情上也沒有太多的變化,而結束在這一幕,沒有擁抱,沒有落淚,沒有太多煽情的情緒呈現在大螢幕上,更能帶給人一種靜靜思考那樣重逢的感動與喜悅,也許可以想像著女兒臉上其實帶著是燦爛的微笑,或者流下淚水的喜悅,或者再之後女兒開口對爸爸說了話,那樣的想像空間,導演留給了觀賞者一個自我的空間去體會那樣的感動,就像整部片中所傳達出父女之間那種不需要太多言語卻能緊緊相繫的情感。


看完結局,其實有種不太能言喻的感受,那是一種默默的認同,也是一種對影片內所描述的一切產生思考的同時,這也許只是社會上一個小角落裡的故事,在同樣體制、社會下的我們,看到太多美好的一面,卻常忘了思考在這一面的背後,是不是同樣也是這麼美好,還是他是我們看不見的黑暗面。

導演用黑白來呈現,在這樣黑白下的視野我們看見了什麼?

是一種審視現在的我們,是否也同樣如此這般,還是我們只能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帶這樣的事件,又或許只是蓋上了黑白色調,因此我們看不見最真實的面貌,也不足以刺傷每個人的心靈,所以我們就只把他當成一個事件罷了。

太多色彩的刺激,選擇與不選擇,好像也逐漸失去原本的意義,我們在這樣的時代下,扮演太多接收者的角色,卻忘了原來我們可以過濾可以思考甚至可以選擇,回到了最單純的色調,黑與白,是一種單純,用最單純的眼光來感受,去看待

也許我們同樣對這社會這體制有著太多的不平或不認同,現實的我們能改變多少?也許這答案自己最清楚知道。

看了太多的彩色電影,那樣的聲光刺激與效果,回過頭來看了黑白色階的電影,反而發現裡面的韻味與感動,來的比那真實色彩下的多,裡面那無聲、不需要太多表達的愛,似乎也貼近影片的色調,原來這樣的愛才是一種我們常常看不見最真實的愛,卻也因為這樣單純的愛顯得更強烈,「我一定不能沒有你」。

「不能沒有你」用時代下的悲歌寫出了一個故事,用心去看,其實裡面這些,都只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只是我們在繁忙的潮流下,不曾用一個不同的視野跟停下腳步來仔細思考。

寫得落落長一大篇,謝謝賞讀。

0 意見: